鲜花王

密林父子小段子 黑社会和警察

welkin_sky:

AU:叶子好不容易从警察学校毕业,当起了一个敬业的警察。可惜大王是资深黑社会老大,洗白中,政府一直抓不到把柄。大王天天看着叶子开警用摩托在自家地盘上瞎转悠,给手下人开开违章停车的罚单。其他警察看叶子巡逻,街上的黑帮小弟都站起来敬礼。这警察当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1
大王对叶子说,我要袭警了。叶子被手铐捆床头,穿着自己的警察制服,上身整齐下身光着。说这是我当警察的第一天,你不许这样!大王笑了,当了这么多年黑社会,儿子却要当警察,不如你试试我的警棍吧小子。
2
叶子说抱歉噢队里有指标。顺手给的大王车上贴了一个违章。大王说我不服,你欺负黑社会。叶子说我开摩托的时候谁让你开车在后面紧跟?大王开车走了,说今晚等着瞧,小警察。

【瑟莱/TL】饲猫记(现代精灵AU,叶子猫化)番外:瑟兰迪尔变成了猫(上)

云笺辞:

说好的饲猫番外来啦~这篇番外有点长,慢慢码~先发上


这篇其实可以当做独立PWP来看吧


——————————


番外:瑟兰迪尔变成了猫(上)


 


“Ada,转过头来看一眼。”


 


“不看。”


 


“就看一眼。”


 


“不看。”


 


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瑟兰迪尔偏过头看着窗外,对莱戈拉斯坚持不懈的提议采取了一票否决态度。莱戈拉斯在第一百零一次劝说失败后终于意识到光凭口舌功夫是完全没办法打动他的父亲的,他坐在地毯上懊恼地抱怨了一声,带着鄙视的表情对沙发上冥顽不灵的老爹偷偷比了一个向下的手势——但是这一并被无视了。


 


从头到尾像空气一样被忽略个彻底的莱戈拉斯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暗地里磨了磨牙,坚实的掌心用力地拍向茶几,在瑟兰迪尔皱眉的同时一把跃过桌面,然后不偏不倚地、直直地撞进了瑟兰迪尔的怀里。


 


这一下绝对是故意的——瑟兰迪尔差点没被撞岔气。他在条件反射性地搂住青年后才完全感受到这毫无保留的一撞,半点没收敛的力量重重地压向他的胸膛,让他咬紧了牙关才堪堪将自己的面部表情控制在“冷淡”的范围内。


 


“tithen lass……”瑟兰迪尔阴沉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音节,语气里带着一点少见的严厉。


 


“Ada,”莱戈拉斯笑嘻嘻地从他的怀抱里探出头,阳光灿烂的脸上找不出半分愧疚的意思,“终于肯回过头来看我了?”


 


在瑟兰迪尔谴责的眼神刺过来时,他状若无意地扬了扬手里的球状物。


 


瑟兰迪尔急忙把视线撇开。


 


“别忍了,Ada。”莱戈拉斯一脸了然地哼哼两声,他把玩着手里柔软的红色绒线球,笑容像个恶作剧的猫咪一样顽劣:“我知道你很想要它。”


 


像是为了配合自己的神情,莱戈拉斯相当得意地甩动了一下尾巴。


 


瑟兰迪尔的眉心在抽动,他扶住自己的额头,妄图揉平中间那道深深拧起的悬针纹。但是跨坐在他身上的“小恶魔”显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就对他罢休。灵活的手指在瑟兰迪尔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偷偷地溜到他的身后,然后抢在对方制止之前一把揪住了他的尾巴。


 


“!”


 


那是猫科动物最受不了被触碰的地方,瑟兰迪尔霎时肌肉绷紧,耳边的茸毛应激性地炸立起来。在莱戈拉斯揶揄的眼神中,沦落成“猫男”的瑟兰迪尔艰难地动了动喉结,他轻咳一声,用尽自己全部的自制力才勉强将那一声难堪的“喵呜”掐断在喉咙的深处。


 


“放弃挣扎吧,Ada。”莱戈拉斯的手指缠绕在尾巴的顶端,狡黠的蓝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得逞的意味,“既然变成了猫,那可要有点猫咪的觉悟啊。”


 


 


 


时间倒回到三天前。


 


“放开我——!愚蠢的精灵喵!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喵呜——!!”


 


冷着脸向左打了个方向盘,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坐在驾驶座上,无视脖子上挂着的大角鹿还在撕心裂肺地嚎叫,甚至企图用磨尖的利爪去挠他的脸;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莱戈拉斯则哭笑不得地抓住了大角鹿的两只前爪,然后趁着这只聒噪的巨猫“喵呜”大叫的时候一把将它从瑟兰迪尔的脖子上拽下来,强行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放开我——你们这是虐猫!虐猫——”


 


刺耳的猫叫声在车子的上空不断盘旋,玛莎拉蒂在噪音声中一路疾驰,最后甩出了一个沉默的漂移。


 


 


 


两个月前,顺利解除猫化的莱戈拉斯终于和瑟兰迪尔回到了之前的生活模式中,重回精灵身份的莱戈拉斯还顺带了一只升级版的附属品回家——一只会说话的“大角鹿”。


 


一个月前,这只升级版的附属品被确认发生了“变异”状态——原本沉默寡言,不,是原本不会说话的“大角鹿”性情温驯,但自从“升级”之后,这只巨型大猫非但变得吵闹起来,更自带破坏好事的雷达:每天清晨的时候蹲守在卧室门口叫嚷,吃饭的时候在餐桌旁喋喋不休,夜半三更的时候在客厅里引吭高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瑟兰迪尔忍无可忍。


 


一周前,当瑟兰迪尔第N次地不死心、压着莱戈拉斯的腰将他困在沙发上亲吻时,毁气氛利器‘大角鹿’又神奇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之前明明把它关到卫生间里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开门的‘大角鹿’一巴掌拍到了瑟兰迪尔的脸上,在他的侧脸抓出三道爪印不说,还开始撒泼式地打滚控诉精灵们伤害了它纯洁的、幼小的心灵——梵拉在上,这只明显懂得太多的薮猫还知道什么是“纯洁的幼小心灵”?!


 


总之,濒临极限的瑟兰迪尔终于在今早迅速地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把还窝在猫窟里酣睡的“大角鹿”挖了出来,然后伸手拨通了埃尔隆德的电话。满脸冰霜的瑟兰迪尔一边把大个子的薮猫打包扔上车,一边公式化地通知教授,他正和莱戈拉斯驱车赶往他的研究所。


 


 


 


三十分钟后,一路加速飙车来到目的地的瑟兰迪尔“呯——”地一下甩上车门,大手捏住“大角鹿”的后颈就往实验室里走。其实改进版的解除装置已经制作完毕,埃尔隆德打包票说这次一定能让莱戈拉斯和“大角鹿”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但不知道后续的研究出了什么差错,埃尔隆德的通知电话一直没有打来。忍耐到了顶点的瑟兰迪尔索性自己找上门来,左手牵着儿子,右手提着猫咪,一脸冷然地踹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放手!埃莱丹,埃罗赫,你们两个混球……”


 


头颈上挂着树袋熊一样的埃罗赫,大腿上还缠着一只死扒着不放的埃莱丹,埃尔隆德在双子的纠缠之下简直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刚把挂在他肩膀上的埃罗赫拍下去,埃莱丹就环着他的大腿再度爬了上来,双子之间的配合不可谓不“默契”,直把埃尔隆德愁得发际线都倒退了好几寸。


 


“埃莱丹,埃罗赫!我最后再警告你们两个一次……放手……”


 


手指刚刚抬起,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实验室的门扉在飞尘中光荣就义。埃尔隆德嘴角抽搐地抬起头,恰好看见门外同样站着的、神情抽搐的父子俩。


 


“……”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


 


面对埃尔隆德忧愁到快要掉发的表情,瑟兰迪尔不动声色地扬了下眉,豹一样锐利的目光像是X光线般直直穿透了面前一脸正直的双子。埃莱丹和埃罗赫在他的注目之下显然有些心虚,他们硬着头皮站在埃尔隆德身后,看上去倒是比刚才死皮赖脸的样子要乖巧了一些。瑟兰迪尔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然后漫不经心地移开了视线。


 


“我拒绝这个提议,爱隆。”


 


开什么玩笑,让双子留下来旁观仪器改进的过程,那还不如直接告诉他这次的实验会被搞砸好了。


 


埃尔隆德意料之中地点点头,睨了双子一眼。埃莱丹和埃罗赫虽然不情愿,但是在瑟兰迪尔面前却不能像在自己的Adar面前那样造次,于是只能郁闷地退到了实验室的门口,扒着玻璃不死心地朝里看。


 


“……”


 


埃尔隆德觉得现在的情形看上去实在是作孽透了,但是他也认为破坏性巨大的双子不应该在此时出现在实验室里,于是在短暂的心软过后,他还是和瑟兰迪尔站到了统一战线上,把埃莱丹他们拦在了门外,顺便掩上门,眼不见为净。


 


一贯严谨的精灵教授怀着满腔复杂的心绪打开数据监测仪,在心不在焉中核实了一遍数据。倒不是他故意不负责任,只是门口安静不下来的双子们已经偷偷地扒开了一条门缝,睁着同样哀怨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埃尔隆德被盯得背脊冒汗,前面是虎视眈眈生怕他弄出差错的瑟兰迪尔,后面又是抓着门缝一脸被抛弃状的儿子们,双重压力下的教授现在只想快点把事情做好,然后让恢复原状的莱戈拉斯(以及大角鹿)赶紧把瑟兰迪尔带回去。


 


至于不省心的双子们……埃尔隆德一边检查仪器一边叹息,有没有什么办法把他们丢到凯兰崔尔夫人那里去呆几天就好了,不求多,只要给他一个星期的安稳就行。


 


仪器安全很快被检测完毕,另一厢同时安抚着父亲和“大角鹿”的莱戈拉斯也感觉到自己濒临崩溃。在听到埃尔隆德说“可以了”之后,金发的精灵简直迫不及待地把“大角鹿”扔进了实验装置里,然后自己躺了下去。


 


“埃尔隆德教授,”莱戈拉斯一脸严肃地握住了教授的手,非常诚恳地说道:“就算仪器失误也没有关系,但是请您务必、一定要保证,‘大角鹿’绝对不会再开口说人话了……”


 


“……”默默地看着自己被握住的双手,埃尔隆德感觉自己的压力很大。


 


 


 


“安全扫描已经启动,检测对象确已进入催眠状态,实验开始。”


 


机械的人工智能音响起,被无菌罩所拢住的蛋形舱开始逐次升起柔亮的电光,实验仪器在数据监测中进入了平稳运转的阶段,接下来就是等待交换完成,生物波散去,让沉眠在船舱内的莱戈拉斯和大角鹿恢复到他们原本的模样。


 


埃尔隆德松了口气,抬起手轻轻拭去额角的汗水。扒在门口不肯离去的双子们已经偷偷地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挂在门边上不服气地碎碎念。他们的声音原本就压的很轻,但室内耳力敏锐的精灵们还是一清二楚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啊……看起来也没有很复杂啊。”


 


“但是Adar居然把我们关到了门外。”


 


“我们看上去有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并没有。”


 


埃莱丹垂头丧气地抱怨了一声,他把自己的重量完全移交到了弟弟的后背上,靠在他的肩头有气无力地说:“我们明明也可很靠谱啊,之前Adar的仪器上掉了一颗小螺丝,还是我给安上去的呢。”


 


“……”


 


“……怎么了,埃罗赫?”


 


“不……”


 


正在仪器前等待实验结束的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听到这话却差点没跳起来,被埃莱丹改造过的仪器,哪怕只是一颗小小的螺丝……恐怕结果都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一观点,原本还好好运作的仪器却突然冒出了奇怪的“隆隆”声,接着湛蓝色的光波乱窜,连精钢的机器表面都爆出了灰蓝色的电火花。瑟兰迪尔在震惊之中大喊了一声“莱戈拉斯”,他甚至顾不得责问埃尔隆德和双子,紧急之下只是本能地扑到了状态不稳的仪器上,想要把困在里面的莱戈拉斯尽快解救出来。


 


而梵拉偏偏就爱在这个时候与他们作对,就在瑟兰迪尔扑到玻璃罩上的一刹那,仪器爆炸了。


 


“轰——”的一声巨响,碎裂的玻璃片和粉尘都在瞬间袭向了距离仪器最近的埃尔隆德,黑发的精灵教授只来得及护住自己的头部,紧接着就被爆破所产生的巨大气流冲倒了墙角下。一时间实验室里硝烟弥漫,满地都是爆炸后所产生的仪器残渣,门口扒拉着张望的双子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所吓到,他们在短短的怔忪过后便迅速反应过来,立即冲进了还是灾难现场的实验室,把跪伏在地上呛咳不止的埃尔隆德小心地扶了起来。


 


“咳咳……咳……”


 


埃尔隆德咳个不停,他在双子的扶持之下勉强抹了一把脸上的烟尘,在看到原来属于仪器的地方还是一片硝烟缭绕的时候,一颗还没放下的心更是顿时就揪了起来。


 


“莱戈拉斯……瑟兰……你们,咳咳,你们没事吗……”


 


他这话问的很没底气,且不说不管不顾就护了上去的瑟兰迪尔,光是躺在蛋形舱内不省人事的莱戈拉斯,就足够让他这颗心惶惶地悬上老半天。


 


一片尘土飞扬之中,只有余下的机器还在“滋滋”地发出电流乱窜的声音,埃尔隆德一颗悬着的心越等越凉,他正想挥开双子亲自去废墟里把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扒拉出来的时候,一个模糊的身影却在烟灰之中渐渐显现出来。那个身影看上去有些气力不支,烟雾之中喘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直起身来,埃尔隆德眼尖的在那一个身影的头顶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猫耳朵,他的心里“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变得越来越强烈。


 


不会是莱戈拉斯……又回到了之前猫化时候的样子吧……


 


他的脑内还没有补完这个想法,爆炸后激起的粉尘就开始大面积地散去,原本影影绰绰的身影在他们的视野里变得越来越清晰,那个身影看起来相当的高大,四肢颀长不说,连偶尔传出的几声呛咳声也比平时听上去低沉很多……


 


不对,这不是莱戈拉斯,是……


 


埃尔隆德的眉心止不住地跳动起来,他看到那个人影俯下身,谨慎地扶起了蛋形舱中另一个显得柔和了几分的人形,然后两个人倚靠着护住了彼此,在一片褪去的烟雾中一步一步地、沉稳地走了出来。


 


出现在埃尔隆德和双子们面前的,是已经变成猫化形态的莱戈拉斯——


 


和同样长出一条尾巴的、外加一对薮猫耳朵的瑟兰迪尔。


 


 


 ————————


本来是想情人节发的,拖延症没赶上哈哈哈(被打


最近在同时磨一把刀子,然而因为花江小天使的抓马┌(┌^o^)┐……磨刀不给力,先发饲猫的肉番吧233(虽然还没有肉


看爆不爆字数~不爆字数的话上下就能完结,爆字数的话可能还要插一段中,完结后我再整理TXT文档啦~


祝食用愉快~



Rin丘丘:

本来想一天画完,结果纠结了两天,基础差就会在这种时候吃亏

好想一口气画完一次啊啊啊

下次画HP。。。我突然发现我好像都没有正经画过HP。。。

【瑟莱/TL】Heart Beats Fast|怦然心动【番外】审讯扑类 下

L桑_男神说要有光:

  


*黄暴流氓军官X傲娇单纯俘虏 黄暴角色扮演PWP肉段子 dirty talk


*除夕到了本子果然被自己懒死了 所以下只好放出来了 其实我现在懒癌很严重什么都不想写……


*上篇请走→


 





 


 


【前戏】


 


莱戈拉斯·最喜欢闷声做大死·绿叶被折腾的腰酸背疼下不了床,这几天终于休养回了体力,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反攻的事,刚能正常的蹦跶就在电商网站订购了不少东西。次日傍晚门铃响了,莱戈拉斯心想是快递到了,急忙奔向大门,却没想到被瑟兰·脖子以下都是腿·迪尔半路截胡抢先一步签收,眼看着快递单上暧昧又欲盖弥彰遮遮掩掩的文字,瑟兰迪尔本能的判断这不是什么纯洁玩意儿,故意问:“Leggy,这是什么?”莱戈拉斯眼神闪烁的回答:“没……没什么……”说时不小心对上了瑟兰迪尔犀利的目光,担心他识破自己买这些准备反攻时用在他身上,于是随口一扯:“就是一些玩具……像手办什么的……”“哦……手办啊……那你一定不介意我拆了!”莱戈拉斯急得要死,从小他的家人就教育他做人要诚实,导致他现在撒个无伤大雅的小谎都眼神飘忽脸红心跳,完全找不到阻止的理由。瑟兰迪尔很快的拆开了包裹,包装上那些羞羞dei东西映入眼帘,他说:“Leggy,原来你喜欢这种的啊!”小叶子愣愣的摇头,“那是我没有满足你?”继续摇头,莱戈拉斯很着急,但是心里越着急越想不到该怎么回复,只好硬着头皮用嘴堵住了瑟兰迪尔接下来要说的话。


莱戈拉斯被瑟兰迪尔又亲又摸搞得整个人软乎乎的靠在瑟兰迪尔身上,瑟兰迪尔边亲边套话,手在小叶子的敏感带摸着,没一会儿就把话全套出来了。


“上次……说好了,我来演俘虏……”


瑟兰迪尔笑的邪魅狷狂:“好啊,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开始吧!”


 


 


【正篇】


 


略。


 


 


【尾声】


 


“混蛋瑟兰迪尔!我要跟你分手!!”趴在床上稍动一下就某处生疼的莱戈拉斯在第二天下午醒来后对着罪魁祸首大喊。


“说好的这次让我反攻呢混蛋!!”


然而老狐狸却一脸无辜的说:“我只答应你让你演俘虏,可没答应你反攻啊宝贝儿!”


 


 


 


——The end—


 


 


 


祝大家过年好!~~~~~